踩着轻剑转风车

Memory【GGAD】

  • 依旧起名苦手_(:з」∠)_

  •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ooc

  • 暗搓搓求一发评论蓝手和红心(笔芯)

  • 他们属于彼此






黑暗中有一个老人,黑暗的尽头有一道光。

他踽踽独行。

大片可怖的雾气向他涌来,挟裹着令人心悸的悲伤与寒冷。轻薄的霜自他的双足向上蔓延,很快包裹住了他苍老的手。老人不管不顾,依旧向前迈步,似乎那道光是他此生唯一的追逐。

 

老人很快走到融入了那道光,然后豁然开朗。

一座夏日的山谷。举目四望皆是数不清的绿草山花,在仲夏时分的微风中摇曳生姿。老人玩下腰,拾了一朵细小的野葵别在胸前。那花使他想起他的妹妹,那个孱弱的、小心翼翼的女孩,可她笑起来时,便如同一朵盛放的小葵花,平凡却又触动人心。那是他此生再无得见的笑颜。

老人在烈日下不知疲倦地走啊走啊,直到他看到一棵树冠浓密的大树。长时间行走的燥热与疲倦似乎一下子涌了上来,他快步走向那棵树,歇起脚来。

树下早已有了两名少年,他们似是没看见老人,又或是懒得招呼这位一看就是外乡来的陌生人,依旧挨在一起亲亲热热地说着话。

两人笑闹谈论了好一会,金发的少年突然执起同伴的手,面上带着成竹在胸的笃定和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,他微微压低的声音还带着变声期的沙哑:

“阿尔,我喜欢你。”

说完他立马一瞬不瞬的盯着对方。红发的少年被他盯得微微红了脸,露出了一抹羞涩又温柔的笑意。他回握住同伴略带湿意的手,语气轻快地回答:“盖尔,我也爱你。”然后倾身拥住了自己年少的爱人。

老者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。

 

 

夏日的戈德里克山谷,阳光静默又热烈。

浓荫下的两个少年,交换了一个长而缠绵的吻。两双色泽相似的眼眸中,闪着比阳光还要耀眼的光。

 

 

邓布利多自冥想盆中脱离出来,看向了自己焦黑的右手。过了会儿,他似是觉得困乏了,摘掉左手上的戒指,随意地扔进了抽屉里。他很有一种预感,最终的时刻或许就要到来了。他其实常常有些不同寻常的预感,没来由的却又很准确。只是年轻时的他总是不相信这些。

他或许是真的老了,因为只有老人才会追忆往事,他近来越来越频繁的梦到从前。

邓布利多将手伸向了办公桌,那里有一个倒扣的相框。他把那张泛黄的照片取了出来,仔细端详着那张几十年未见的脸。然后他沉默地点燃了那张相片。熟悉又陌生的容颜渐渐被火吞噬。

那张小小的相片很快便燃尽了,只留下一堆仍泛余温的灰烬。

一如他充斥着欺骗与痛苦的年少时光。


评论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