踩着轻剑转风车

当你老了

·一个被数学虐出来的酸爽脑洞
·一如既往ooc流水账
·一如既往私设成山
·他们属于彼此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叶修已经很老了,老到岁月的痕迹都已经爬满了他的眼角眉梢。
他近些年常常回忆起从前。总是会有些恍惚。就好像不久前他还带着国家队拿了他们的第一个世界冠军,一眨眼连叶秋的孙子都快要结婚了。
而那些曾经的好友也都各奔东西,散落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。有些人已经离去,有些人和他一样垂垂老矣,在闲暇之时回忆当初。
今年开春的时候,他参加了韩文清葬礼。
葬礼是张新杰一个人操办的,只请了一些旧友,简单又隆重。
火化的时候叶修陪在张新杰身边,他看着这一生的对手和朋友慢慢地被送进了火中,陡然间清晰的意识到自己老了。
整场葬礼,张新杰都没有流露出什么痛苦的表情。他冷静得安排好了一切事宜。
一切尘埃落定,前来哀悼的宾客也渐渐得散了。
叶修和苏沐橙是最后一个走的。两人上去献了一束花,站在张新杰的两侧,默默的凝视着照片上不苟言笑的人。
“他走的很安详。”张新杰突然道。
他并没有看向他们,依旧凝视着墓碑。
叶修和苏沐橙沉默地站着,他们体会过死别,也知道这种时候任何安慰的话语都是苍白的。
过了许久,张新杰笑着叹了口气:“他说过会在那边等我,他一向重诺,我相信他。”
叶修拍了拍他的肩,给了他一个拥抱。


叶修这一生都未结婚。倒也不是说为了谁,只是这么多年了,始终找不到合眼缘的人。
他也不是没相过亲,但就是忍不住的拿相亲对象跟人比较,愣是给挑出许多毛病来,于是就这么不了了之。
他想他终归是没有走出来,可他也不想走出来。
几个回合下来,终究是把老头子给惹怒了。气的老人家严辞厉色的逼着叶秋一定要把他这个刺头给解决了。
叶秋找了他几回,不是被他扯开话题,就是敷衍了事。最后没办法,找上了苏沐橙。
苏沐橙来找他那天阳光好得很,他难得的没有打游戏,在院子里晒着太阳。
“叶修…”
“沐橙,你知道的。”他叹息,抬眼看着这个自己照顾大的小姑娘。
苏沐橙不再说什么了,陪着他晒了一天的太阳。
叶修不知道苏沐橙和叶秋说了什么,也不知道叶秋是怎么和自家老头掰扯的。总之从那以后老头子不再火急火燎的催着他,就这么随着他去了。
这一拖,就是一辈子。


叶修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通了阴阳。他看得到鬼了,还是一只很熟悉的鬼。他摸不到这只鬼,却可以和他说说话,连带着平淡如水的日子也有趣起来。
夏天的时候叶修总是会搬到郊外的别墅去乘乘凉。
这别墅是叶秋送他的。虽然他也不缺地方住,但总归是他家笨蛋弟弟的心意,于是就时不时的来住几回。慢慢地就养成了每年夏天来住一段时间的习惯。
这天下午,他熟门熟路地找到惯常乘凉的大树,费劲地搬了把躺椅放好,开始舒舒服服地乘着凉。
而他的少年就坐在树桠上。
叶修抬头去看他。
他其实已经不大看得清了。只看的到一个模模糊糊的金色身影,美好的不真实。
本来就不真实,叶修默默得想。
阳光洒在他身上,暖融融的。叶修忍不住打了个哈欠,又一次觉得自己触摸到了时间的步伐。
“老韩走了。很多人都走了。”他自顾自的说,:“你是不是也快走了?”
苏沐秋笑了笑,并没有回答。
叶修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了,几乎就快要睡过去,他强撑着最后的清醒问道:
“那你会带我走吗?”声音却轻得好似梦呓。
苏沐秋似是没听到。
他眺望着远处连绵不断的群山,夏日的微风调皮地卷起了他衬衫的一角。
过了许久,他开了口,声音温柔,一如当年。
“当然啦。”






叶修醒过来发现自己在电脑前睡着了。
他似乎是做了一个繁杂而冗长的梦。然而梦过无痕,只留下一股淡淡的怅然填满了他的胸腔。
他看着屏幕上挂机的两个小人。战法和神枪并肩而立,有一轮残阳自他们身后缓缓落下。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画面,牵动着他心里某个地方钝钝地疼。

“叶修,吃饭了!”苏沐秋在厨房里大喊。
“来了!”



评论(1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