踩着轻剑转风车

听叽萝讲故事

我叫林拾,是个藏剑萝莉。

我的操纵者是的小白,很白的那种。经常被怪打死,轻功飞着飞着也能摔死,装备红了也不知道修。就这样她跌跌撞撞地升到了三十多级。就像这个游戏里无数单机的人一样,沉默的走着自己的单调的江湖路。


直到一个炮萝捡到了她。她那个时候在红名怪里挣扎,一身蓝黑校服的炮萝举着千机匣从天而降,刷刷的放倒了怪,然后点了我收徒。

她开心极了,虽然她没有说出来。可她的眼睛亮晶晶的,操纵着我不断地在炮萝身边跳来跳去,叫着炮萝师父父。炮萝摸了摸我的头,给我喂了串糖葫芦。系统喊话刷过的时候我看到她笑了起来。真傻。我也笑了。

我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,这个江湖总算有了一些牵绊着她的东西了。

炮萝是个很好的师父,送包包送丸子打副本,一个都没落下。她什么都不懂,炮萝就一点一点地教她。她进了炮萝创的帮会,一个很小的,几乎没有什么人在线,名字也是奇奇怪怪的中浩帮,她其实是喜欢王遗风的,可是能和师父一起玩,显然更重要。她就这一个亲友和师父,她很珍惜她。

在她快要满级的时候,七夕到了。炮萝约了她做七夕任务,在做到三星望月那个任务的时候,她掉线了。她再次艰难的爬上来时,我看到她有些懊恼的皱着眉。炮萝已经下线了,密聊里有一行紫字:

徒弟弟我有事先下了啊,下次再约昂摸摸头。【笑】【笑】【笑】

好的师父父030

只是她没有想到,直到她满级出师,炮萝都没有再上过。

她给炮萝寄了很多信,零零碎碎的写了一些遇到的好玩的事,每次都会在信里放上一些做茶馆的材料。但是那些信,无一例外的都在一个月后被退了回来。

直到有一天,她打开帮会,却看到炮萝的装分低的不可思议,她有些疑惑和不安。这种不安在她打开信箱的时候,无限地膨胀了。信箱里静静地躺着一封信,来自炮萝。

徒弟弟,我要A了,很遗憾不能看着你长大啦,好好玩下去吧,摸摸头。【笑】【笑】【笑】

她很难过,我却没有办法安慰她。

后来她也很少上了。她师父留下的帮会里,却也只有她是偶尔上线的。游戏玩到最后,是不是都是这样,一个人背着一个尸体帮,在这个偌大的世界里漫无目的的游荡。

最后,她好像也A了,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待在相同的地方,看着那个地方从燃着战火的红色大门变成了亭台水榭的小石台。

开了95以后,又过了一段时间,我又看到了她。她的身边多了一个穿着蓝白校服的咩萝。咩萝就像当初的炮萝一样,陪着她一点一点地再次熟悉这个江湖。我想,她这次,应该会留的久一点。

又是一年七夕到了,这一次,她终于做完了七夕任务,和咩萝一起。当她背起那个丑丑的,却有着“林拾和有一个帅逼永结同心”字样的挂件,在咩萝身边跳来跳去时,咩萝给她喂了一串糖葫芦,然后拍了拍她的头。这个场景熟悉又陌生,有的人还在,有的人却已经不见踪影。

她回归之后准备清一下好友列表。一个一个灰色的名字从她的列表里消失。直到鼠标点那个名叫歌越的唐门上的时候,她停了下来。她犹豫了很久,还是点开了名字旁边的小小信封。信封里是那个唐门留在这个江湖上所有的痕迹。

她一行一行地仔细看过去,鼠标箭头停在了最后一句话上,很久都没有移开。

那句话很短,加上标点也只有十个字。

此生与你,生死不离。











原来生死不离后的江湖不见,真的不是骗人的。




评论

热度(8)